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图说 《十八相送》25(上)

这一章的开头,说的就是我在给云初写的长评里讲的“前缘天定、在劫难逃”的缘起。

尚在腹中的孩子,应该是听到了哥哥说的“弟弟也能作伴”,于是瞬间安静了下来吧?

只是这个伴,是要作一辈子的。

所以不管阿诚去了哪里,走失了多久,最后都会回到明楼身边——这是来自两个人的、关乎一生的承诺。

然后,在与王天风假意的对峙里,

我们看到无所不能的、总是掌控全局的明楼的软弱。

失控,只是怕那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孩子,再次消散在自己的视野和生命里。

——阿诚要是不在了,世界上那么多地方,明楼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命运,怎能如此残忍……

(未完待续)


时间被割裂得很碎,几乎不可能稍微长久一点的蹲守在自己喜欢的一隅……这次只做了5张图,余下的下次再放上来。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