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图说《十八相送》26

“凉河小镇,小小的家在风里雨里,小小的人在云下树下。

他没有辜负那方水土,没有辜负三千名死者。

他只是,辜负了一个人。”

——当初看到这里时,被这句话戳到不行。

家国大义和儿女情长的感觉,跟原剧里不谋而合了。

不过这里的阿诚比剧中的阿诚更不听话,断不会听任大哥一意孤行。

悠长的等待,好象一瞬,又象一生。

如果能一夜白头,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说明两人已经相偕到老,从来没有分离。

真好。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