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楼诚】之《前世: 当时只道是寻常(蔺靖)》第一节 初见

写在前面的话:楼诚圈是个大手云集的地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躺着吃粮做个小透明。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文笔也很俗气,但还是抵抗不了内心对这两个人的爱(尤其是那些好文更是加深了我对他们的认知和情感),忙到要疯的两个月过去,终于可以抬头喘口气,决定还是写点什么,纵然会贻笑大方也顾不得了……

想写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不会长,大概每世四、五节的样子。是第一次在圈里发文,欢迎各位指教。

 

第一节  初见

蔺少阁主最近有点烦。

一来当然是为了长苏的病和他那不听劝的性情。

——一个病得连自己的明天都不知道还剩几天的人,居然跑去官府报了名要上战场!就算他不为自己的残病之躯着想,也应该看在他蔺少阁主这么多年挖空心思苦心钻研费尽心力为他延命保寿的情份上,稍微顾忌一下自己的性命吧?

然而一点没有。

不过说到“情份”二字,蔺晨突然觉得泄气得很。那天见穆霓凰红肿着眼睛满面泪痕的出了苏宅大门,他心里便清楚地知道长苏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今天也只不过是从他口中得到了证实而已。

——你想,一个连霓凰郡主那样的女子都可以说抛下就抛下的人,你还指望跟他谈什么“情份”?!可惜了霓凰那样一个美人胚子,白白用了这许多年的情在梅长苏身上,真真是被他暴殓了天物~

但是,这个不讲情份暴殓天物的人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对那个虽然没有脑子现下却已然登了基成了大梁皇帝的萧景琰。 

真是岂有此理!

说到这个新鲜出炉的国君萧景琰,这就是蔺少阁主的另一件烦心事了。

作为梅长苏身边唯一一个从来不怕惹他生气、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蔺少阁主向来是目权力为尘埃、视自由为信仰的,所以当听到梅长苏恳请他在自己离开后竭力辅佐新君时,蔺大阁主想都没想地就从胸腔到口腔、从心里到嘴里气贯长虹地哼出了三个字一句话: 不、可、能!

这连月来,他一路从琅琊阁奔波到皇城根下,风景是越来越难入眼,空气也越来越差,连那被人叹为观止的皇城建筑也不过尔尔,哪里比得过琅琊山上那些亭台楼阁那般精致曼妙巧夺天工?然而,这些所谓城里人都被权势蒙住了双眼,尽皆一副生在皇城根、长在天子旁的优越感,哪里懂得天外有天楼外有楼的道理,更不要说去领略山川河岳的辽阔壮美了,真是可叹啊可叹!

更可恨的是,梅长苏竟然就是想让他呆在这样一个让人生厌的地方、跟一群同样让人生厌的乏味官员们日日混在一起!这不是存心恶心人么!?怎不叫人心中火起!?

“你也不要这么想嘛!这皇宫里总还是有让你赏心悦目之处的。”梅长苏瞅他一幅怒已从心中起、恶就要胆边生的煞人模样,急忙娓娓劝道:“就不说那些亭台楼榭不比你琅琊阁差,单那宫里的美人~~可是集了天下之大成、别处再也难寻的……”

“切~~别忽攸人了!宫里的美人那都是属于你那心心念念的大梁皇帝萧景琰的,有我什么事儿!?”

梅长苏不提这茬儿还好,一提蔺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到日后要眼睁睁看着新帝一人独享后宫佳丽三千,他蔺大阁主却只有陪侍一旁的份儿,就觉得这个鬼差使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了梅长苏!

“景琰哪是这样的人?你也太小瞧了他……”梅长苏眼看今天这事儿是成不了了,不由无奈地叹了一声,身形都好似憔悴了下去。

蔺晨有些不忍,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闷了起来。正想着要怎么重新打破这一室尴尬的寂静,黎纲忽然在门口报了声“宗主,陛下来了。”

蔺晨五脏六胕里刚下去一点的火,随这声“陛下”又轰轰烈烈地烧了起来,斜睨着梅长苏故意提着音量说道:“来得正好!我正想亲眼见识见识,省得被人说小瞧了他去~哼!”

原来萧景琰也正是为着梅长苏领兵出征一事而来,想要劝他放弃使命好生养病。从这一点上来说,蔺晨倒和他颇为契合地成了一路人。

因是初次见面,又都从梅长苏口中早早听说过对方,两个人礼毕入座后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彼此几眼。

“散发垂衫,目若流光,看似洒脱实则无礼放肆!小殊如何会交这样的朋友!?”——这是萧景琰对蔺晨的第一印象。

“礼数周到,神情淡漠,谁人知他腹中是何心肠?长苏怎能与这样的人相惜!?”——这是蔺晨对萧景琰的第一印象。

两个人心中各自腹诽了对方一通,自以为没透露半点风声,但静坐一旁、阅人无数的梅长苏却将两个人的内心活动看了个清楚明白——

真是冤家聚头啊!头疼ing……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