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楼诚】之《前世: 当时只道是寻常(蔺靖)》 第二节 允诺

梅长苏觉得当务之急不是如何说服萧景琰让自己上战场——景琰虽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但在碰上林殊的事情时,不知不觉间就把原则这回事儿给丢了,所以他不怕说服不了他。真正让梅长苏心焦的,是如何才能尽快说服蔺晨留在皇宫代他辅佐新帝。

在与穆霓凰谈及此事时,她初时很是不解。一直以来穆霓凰都觉得萧景琰并不是不如梅长苏和蔺晨聪明,只是在处理某些人和事时有他的坚持和骄傲而已,这也是他自成一格的风骨,正说明他不是那种巧言善变之人,也就不会成为一个朝令夕改的皇帝。这于家于国不都是一件好事么?

“朝令夕改自然不是个好君主,但全然不懂或全然不用权谋之术的,怕也难当一个好皇帝……”梅长苏叹道:“古往今来多少朝代更迭,哪一个坐了江山的不得从那一套套权术中去求出路?人们总将权谋和阴谋混为一谈,但其实这两者并不是同一个概念。阴谋自然没什么可言说之处,但权谋却是管理之术,是治理一个国家的必要手段。只是,这手段运用起来,有时难免有点类似于种种阴谋……”

说到此处,梅长苏抬头看了一眼穆霓凰,果不其然在她眼中读到了一丝不能苟同之意,心里更是一声长叹:在这件事情上他连霓凰尚且说服不了,何况那个像水牛一样的萧景琰?看来,把蔺晨留在他身边帮他做些决断真是唯一之策了。

“你也知道,景琰是个连制衡术都不愿用的人,上次为了你和卫铮的事他还和我大闹了一场,如何能令他心服口服地用这样的权术来安邦定国?我是没有能力说服他了,所以才想到要让蔺晨留下来辅佐他。”说到此,梅长苏顿了一顿,低声道:“当然,这里面也还有一点我的私心……”

听闻梅长苏竟然说出“私心”二字,穆霓凰不由自主抬眼将目光聚焦到那个反钳双手、面向窗外出神的人身上。这个人为了赤焰军一案几乎什么都可以陪进去,名誉、气节、爱情……他居然也会有存着私心的时候么?

一阵寒风穿进敞开的窗棂,立在窗边的身形仿佛更加病弱,梅长苏的声音幽幽响起:“你也说过景琰有他的骄傲和执著,这是他的风骨,也是他的赤诚。在我们都已经被时间改变得面目全非之后,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想保守住的最后一线纯真……”

穆霓凰心里突的一痛,望向梅长苏萧索背影的双眼不觉间盈满了泪。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阳光她的羽翼她的一切,他们一起在长风里策马扬鞭,在沙场上纵横驰骋,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带着阳光的属性阳光的味道。而如今……

时过境迁,他们早已不是当年的他们。他们只是曾经挥斥方遒如今却尸骨无存的皇室储君,他们只是曾经意气风发如今却病体孱弱的腹黑政客,他们只是曾经鲜妍娇美如今却凌厉铁血的沙场巾帼……

时光早就改变了他们,唯有那个忍受冷落耻笑、饱经风霜摧残却至死不肯向皇权低头的萧景琰,还独自留守在13年前的旧日时光里,依然做着那个一意孤行却热血难凉的十八岁少年……

穆霓凰忽然明白了梅长苏对萧景琰的那一点执拗,也明白了他要蔺晨留下来的良苦用心。她走过去环抱住那个索然而立的身影,把脸轻轻地贴在梅长苏温热的背上,无声无息地落下泪来。

屋外,一个在花木的暗影里伫立良久的人影发出一声喟叹,拂了拂掉落在衣襟上的细碎花瓣,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力一撩披散在肩上的长发,转身径直出了苏宅大院,隐没在无边的夜色里。

翌日一早,梅长苏一边督着飞流与自己一起洗漱,一边想着待会儿还是得跑一趟蔺晨的住所,好好跟他把这事儿再说道说道——蔺晨不喜拘束,嫌和他住在一起满宅子里人来人往的受干扰、不自由,自己跑到外面租了个小院过逍遥日子——最好是把飞流也一块儿拎着去,这没形没状的蔺大阁主日常除了喜欢和美人搭讪外,最爱的就是逗弄小飞流了,没准儿和飞流玩玩闹闹心情好了,他一脱口就答应了自己也未可知~~

就在梅长苏腹中打着各种小算盘准备更衣出门时,一袭白影闪了进来,伴之而来的还有蔺大阁主的一声“我同意你的建议,带我去见梁帝吧!” 

若不是飞流在一旁接着,梅长苏相信自己的下巴一定已经掉到地上了。

 

评论
热度 ( 18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