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楼诚】之《前世:当时只道是寻常(蔺靖)》第四节 付情(下)

(听说很多小伙伴都去了楼诚only,羡慕……去不了的人只好努力更文聊以自慰啦~)

蔺晨第二次使用萧景琰给他的令牌,是在梅长苏的生忌日。

本来蔺晨并没打算为梅长苏搞什么纪念仪式——他自认梅长苏和自己一样,是个洒脱地视生死如来去一般自然的人,而且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生之时的种种经历和感受,而不是死之后的层层厚葬和追思。所以这天他也只是想着拎壶好酒到苏宅那棵桃花树下坐坐,祭奠祭奠他和梅长苏曾经相知相惜的岁月,遥想一下他们未来必来的隔世重逢而已。

但蔺大阁主一千一万个没想到的是,他好好揣在脑袋里不曾泄漏一星半点的计划,居然被人无痕剽窃且捷足先登了。

无论过去多久,蔺晨一直记得:那晚的月亮特别圆,像是要弥补尽世间所有的残缺。月华如练,铺满了整个寂静的庭院。院里的三株桃花开得正盛,在银色月光的涂抹下如霜似雪。偶尔飘落的几片花瓣在空中轻舞,仿佛某种无法言说的情愫,又好似几句无心的呓语,然后飘落不见。

就是在这样一场情境里,蔺晨突兀地看到了本应身在宫中的大梁皇帝萧景琰,孤身一人坐在苏宅空旷的殿廊前,手中也拎着一壶酒在自酌自饮。如洗的月光倾泻而下,为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冰冷坚硬的金属色,仿佛无论什么样的烈焰都无法将之温暖和融化。

蔺晨停下脚步立在回廊的阴影里没再往前走,望着那个孤单寥落的身影,耳边隐约听见几句被夜色和微风筛得支离破碎的声音:

“…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萧景琰显然已经醉了,对蔺晨的到来毫无察觉,且语不成句话不成篇,但蔺晨却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听懂萧景琰说了或没说出的一切。

此时此地,没有什么九五之尊,也没有什么大梁皇帝,坐在那里的,不过是一个失去了故人却无从寻觅、破碎了心魂却无从缝补的天涯沦落人。

他忽然就有些怨怼起梅长苏来。这个人总是自以为是地把现世中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天衣无缝,为了“义”之一字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但他对这些人内心深处最真切的情感却不去过问。对他如此,对穆霓凰如此,对萧景琰也如此……真正薄情。

也许是想像,或者是幻觉,蔺晨看见萧景琰那双好似盛了星辰万象却又总如稚子般透亮的眼睛里,倏忽滚落出一颗泪。那颗泪沉硕无比,砸开了一庭月色,砸碎了两处寂静,砸得自己的心都响起了阵阵回声。

在这阵阵回声的催促中,蔺晨向那颗眼泪的制造者走了过去。

“萧景琰……”

他听见自己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声音轻唤那个人的名字,然后抬手抚上那张被月色印染得柔和而苍白的脸,把那颗眼泪走过的痕迹轻轻擦去。

“你?小殊…是你吗…”

被唤的人并没从醉意中清醒,懵懂间将他当成了另一个人,睁着一双洒满星光却无法聚焦的眼眸定定地望着自己。

蔺晨无心争辩,只是张开双手揽住萧景琰单薄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认真的拥抱。

“是我。”他把话接住,也不知道是以哪个身份:“以后有我陪着,你不会一个人。”

一阵细微的战栗从手臂下传来,然后有滴滴温热的水珠打落在他肩上。蔺晨觉得那一小片皮肤被烫得生疼,连自己的魂魄都好似被灼起了一串水泡。

“景琰……”他不自觉地收紧双臂,把萧景琰更深地箍进怀里,然后狠狠地想:梅长苏,就让我把这个人镶嵌进骨血里融为一体吧!这样,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照顾不好他了……

月色下,灼灼桃花簌簌盛放,点燃了无边的夜……

 

就是在那天晚上,蔺晨第二次用上了萧景琰给他的令牌,但却用得十分尴尬。

彼时正是寅时三刻,更深露冷,人声消泯,他象贼一样扛着昏睡不醒的萧景琰出了苏宅大门准备将他偷偷送回寝宫,以免服侍他的太监们早上发现丢了皇帝闹得整个宫中人心惶惶。

饶是大梁皇帝瘦若柴禾蔺少阁主武功了得,但要想扛着一个大活人飞檐走壁还不惊动侍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为着安全又不张扬,蔺晨只好把萧景琰放进自己平日装药材的一个木箱里,决定动用令牌将之运回宫去。

值夜的侍卫在看到蔺晨的令牌后正要放行,却突然发现他身边还有个可疑的箱子。人可以免查,箱子却不可以。所以当蒙大将军循着争执声来到宫门前时,看到的正是蔺少阁主与几个侍卫据理力争的场面。

嘿!真应了那句老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凭蒙挚与梅长苏的交情和他对蔺晨的了解,绝不可能怀疑蔺晨对大梁及大梁皇帝会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事儿,所以二话不说令小侍卫住了嘴放过了蔺晨及他的宝贝药箱子。

蔺晨向蒙挚道了声谢抱上箱子急急就走,这少有的严肃认真模样却激起了蒙挚心中的疑窦——不对啊!你几时见过风流倜傥的蔺少阁主着急忙慌的样子?还是在这样的大半夜??

他追上去一手拦住蔺晨一手托住箱底往上一拈,立刻就觉出了箱子的重量有问题:会有什么药材能沉成这样?!有诈!

琅琊榜排名第一的名号毕竟不是忽悠人的,蒙大将军一出手自然一定有。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药箱盖打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当朝皇帝那张帅得一塌胡涂的脸!

就在蒙挚即将发难的千钧一发之际,蔺晨突然将手一撤,丢开了那个装着萧景琰的药箱。眼见箱子堪堪就要落到地上,蒙挚大急,赶快收回手来将之抱住。

“大将军你可千万小心抱好了,”蔺大阁主翩翩然抽出折扇摇一摇,好整以暇地看着蒙大将军道:“真摔着了当今皇上,你和我可都别想有好果子吃了~~”

“你……!”蒙大将军活活被气成了结巴,然后发现自己才是那个遇上了“秀才”的兵。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