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楼诚】之《前世:当时只道是寻常(蔺靖)》番外 喜欢与爱

(这就是个“笔力不够番外来凑”的章节……)

 

在有限的30年人生生涯里,萧景琰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叫蔺晨的人走到一起。

——不过名字只是一个符号,用会不会和一个符号产生交集来形容人生,好象也不太准确。

那就换个说法:在他30年人生生涯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蔺晨这个人。

没错,他想用在这里的字,是“爱”。——尽管他在很长时间里都以为自己爱的是林殊。

 

因为母亲在宫中的地位不高,而父皇也并不是一个和蔼慈爱的父亲,年幼的他虽贵为皇子,在一堆皇兄弟中也并不多么受人宠溺。所幸他心思单纯,只要每天早晚能看到母亲温柔的面容,日间可以和哥哥们一起读书玩耍,便觉得心满意足。

当然,在几个哥哥中,他最喜欢的是大哥祁王。大哥的身上仿佛总有光芒耀眼,不由自主就会被吸引着靠近。

大哥是天生要做大事的那种人。用有些大臣们的话说,那就是天生的未来之君,可扭转乾坤、可换了日月的真命天子。

还有,大哥身边还有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林殊,像大哥一样生得俊逸端方,还非常欢脱活泼,仿佛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出不完的点子。

如果说大哥是太阳,那林殊就是“小太阳”,跟他在一起,根本不用担心这一天会过得无聊乏味或没有意义——虽然自己时不时就得替他背各种锅。

毕竟自己大小是个皇子,淘了气也没多少人敢追究,何不用有限的能力保护好自己最好的朋友?——这是小小的七皇子能想到的、喜欢一个人的方式。

18岁那天,作为成年礼物,他第一次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府邸,还被通知第二日随皇叔纪王一同启程周游国境。

兴奋之余,他带着林殊把靖王府里里外外参观了个遍。看着身边的“小太阳”羡慕的神情,他掏心挖肺地对他说“以后这里你想来就来。我的就是你的。”——这是18岁的少年能说出口的、最大胆的“情话”。

但一夕之间情势剧变。被视为真命天子的哥哥没能换了日月,却被人转了乾坤。林殊再也没能踏进靖王府的大门一步。

18岁的少年不相信这一切。他发誓就算搏掉性命也要找出答案,为大哥和小殊申冤!

但失去了皇兄庇护的羽翼还如此稚嫩,没有了挚友支撑的心魂又这样孤独。在年复一年的皇权重压和时光消磨中,少年渐渐消沉,最终成了一个外表淡漠寡言少语的无名皇子。

直到十三年后林殊换装重来。

在他的辅佐下,自己从一枚被人冷落的弃子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太子,最后更是登上皇位成了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君,可是他和他却再也回不去那快乐单纯的年少时光。

冷漠、猜疑、隐忍、爆发……然后是再一次彻底的失去,带着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痛。

跪在宗祠里时他止不住地想:为什么只是喜欢一个人、想要对他好却这么难?拼到最后依旧是一无所有,连心都丢得找不到……

 

只留下一个跟自己格格不入的琅琊阁少阁主。

当他从昏迷中睁开眼睛醒来,看到卧榻之侧那个身着素白衣裳、长发披垂,永远一幅倜傥轻浮、没个正经的人时,无奈地想。

——但他毕竟是林殊交待给自己的责任。即使再不乐意,他也不会负了他的嘱托。

别别扭扭的相见,磕磕巴巴的相处……有时候真的好想眼不见心不烦。

然后有一天还真就“梦想成真”了——少阁主大人自己提出来要住到宫外去。

赶快答应。像送瘟神一样把他送出宫去,胸中松出一口气。但为着林殊的嘱托,还是安排人细细查了院宅所在是否有什么隐患,并派人认真把守护他安全。

然而,不见这个人,日子也并没有轻松多少。

国家的改朝换代就如一破一立。对于他这样长年征战沙场的人来说,“破”相对容易(更何况那时还有林殊的帮助),“立”则要难得多。

他问计于朝臣,却只见朝堂上整日争辩不休,离答案的浮出还远不可及。他彻夜伏案,想从过往的旧籍和传说中寻求出路,却毫无头绪。

如果,我是说如果,小殊在这里该多么好……

他看着将要烧尽的蜡烛淌下的道道红痕,觉得自己也要灯尽油干。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满桌的各色卷宗压死的时候,一个素衫白影翩然来至眼前,让他心中一凛,莫非——

“我来帮陛下排忧解难。”

来人虽像林殊一般眉目如画,浑身却浮泛着一层漫不经心。——除了蔺少阁主还能是谁?

他以为自己早已没了任何力气,此时却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板着面孔请他走。

不料此人荒诞不经到了那样一个地步,竟然挑起扇子逗弄起当朝天子来!他勃然大怒,真想立时要了此人性命,却在最后一秒想到了林殊的嘱托。

幸好来人身手亦是了得,已于惨祸发生前轻巧挪了位置。而被他这么一闹,满身的疲惫倒好像卸下了不少。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琅琊阁少阁主:聪明通透不输苏哲,灵秀俊逸赛过林殊。他在心里第一次认真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蔺晨。

 

那夜他支走身边所有人,包括列战英,独自前往苏宅。 

许多年前的这一天,他都会和林殊一起,做一切他想做的事,甚至闯一切他想闯的祸,只要他高兴,他就会陪着,这是他们之间相处的方式。

所以这一次,他也还是想要再去陪陪他——尽管知道他已经不在了。

只是月太圆,反而照亮了心之残缺;花太美,更加突现出良辰易逝。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醉了,所以才会在如梦似幻的月光里再次见到“林殊”,才会在簌簌的落花声中听到他说会永远陪着自己,才会在颤抖的双手中真实地拥有他温暖的怀抱……

这梦境太过美好,他沉坠其中,不愿醒来。

直到那个叫蔺晨的人像是要望进他的内心深处一样望着他的眼睛说:“我放过梅长苏,你放过林殊——最重要的是放过你自己。”

仿佛失聪的人突然听见了声音、失明的人突然看到了颜色,真实的世界像一面巨大的扇子噼哩啪啦地扑面打来,几乎将他扇倒在地。

原来,林殊的离去伤害的人不止他一个;而他和这个人之间,早已因为林殊交集在了一起。不同的是,他懦弱疏离,而这个人勇敢无畏。

他忽然就明白了林殊最后的嘱托。其实,一直被守护的人,是自己;而那个温暖的怀抱也确有其人,却不是林殊。

蔺晨。蔺晨。

原来他一直默默陪伴在自己左右,只是都被当作了寻常。

 

他想他一直是喜欢林殊的。喜欢是放纵,所以他轻易就要随着他一无反顾地去死。

而他最终爱上的却是蔺晨。爱是克制,所以他们向彼此镇重承诺,要为了对方好好的活。

 

“如果有来生,请换我来守护你。我定将倾尽所有,不离不弃。”——萧景琰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