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楼诚】之《今生:明月楼高休独倚》番外一:爱的教育

明楼带着明诚在家学习了一年,明台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在与明镜商量后,明楼把两个小的送到同一所小学读书,明台正常就读一年级,明诚则作为插班生入了四年级。

上学第一天,明镜担心得很:“两个小家伙会不会不适应?学习会不会跟不上?在学校会不会被人欺负?”

明楼看着明镜无奈的笑:“就咱们家明台那个脾气,他不去欺负别人就算好了,你还怕别人欺负他?”

“话不是这么说啊!他毕竟那么小,阿诚又从来没有过学校生活经历……”

看明镜忧心得眉毛都拧在了一块儿,明楼安慰她:“大姐,你要相信我们明家的孩子,不可能比别人差。明台聪明,阿诚懂事,他们俩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事的。”

安抚好了明镜,明楼叫过两个小的来:“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学生了,要有学生的样子。明台不准调皮捣蛋,若让我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看我怎么收拾你!明诚你是哥哥,在学校要做个好榜样,好好读书,管好明台。”

见明楼语气严肃神情也严肃,两个小的赶快答应。明台更是点头如捣蒜,讨好地对明楼说:“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淘气,好好听阿诚哥的话!”

“臭小子!你也知道自己不听话啊~~”明楼伸手往明台头上轻扇一记,笑骂道,惹得一直乖乖站在旁边的明诚抿着嘴笑出了声。

看两个小家伙状态不错,明楼也放下心来,站起身一手牵着一个出了门,带着他们去了学校。

但小朋友的校园生活没开始几天,明家就接到了学校老师的“通牒”,说明诚和明台合伙打伤了同学,请家长来校聆训。

彼时明镜正在外地办事,陈姨接到电话后让司机老陈赶快去找明楼,将电话内容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明楼虽觉事情蹊跷,但也无瑕细想,急忙请了假跟着老陈直奔学校。

甫一踏进教师办公室,就见前两天才答应自己不惹事的弟弟们,漂亮的小脸上都挂了彩。特别是明诚,颧骨又青又肿,嘴角裂了个口子,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渗,看样子伤得不轻。

“怎么回事儿?!”未等老师开口,明楼垮下一张脸先声夺人。——他心里生气,也不知是气弟弟们淘气,还是气有人竟敢动手打了他们。

老师显然没想到叫来的家长居然是个还穿着校服的学生,但却莫名被他身上的气势所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他说了一遍。

原来,明台今天下学比平时早一些,左等右等不见明诚来,便想着跑去教室找他。没想到在一个走廊的拐角,却见三个明显比明诚高了半个头的男孩围住他在推推搡搡,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嘲讽着什么“仆人充少爷”“下等人装高贵”“没人要的野种”等等。明诚一张俊俏的小脸涨得通红,拳头紧紧地攥着,却任由他们推来搡去,既没还嘴也没还手。

明台虽然不是很懂他们说的都是什么,看情形大致也明白明诚被人欺负了,平日看的那些小人书里仗义行侠的戏码瞬间涌上心头脑头,完全忘记了“敌我”双方势力的悬殊,小手一叉腰大喊道:“你们这些坏蛋快点放开我阿诚哥,要不有你们好看!”

几个挑事儿的回头一看竟然是这么个小不点,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说了声“又来了个小杂种”,便撸撸袖子朝明台走了过去。

听到明台被人辱骂,眼见又要被人对付,一直忍着没有发作的明诚瞬间爆发了。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挡在明台前面,挥起一拳打向那个人的鼻梁,将他打得鼻血直流。

一方动了手,这仗就算正式打响了。于是大大小小五个人扭作一团一通浑战,所有人都挂了彩。明诚个儿小,一面要抵挡攻击,一面又还要顾着明台,自然吃了不少亏。但兄弟俩同心协力“英勇”无比,虽然从数量和力量上均处于劣势,却也没让那三个小孩讨到什么便宜。

听到这里,明楼之前一直阴沉的脸放出一点明朗,整整衣襟向老师鞠了一躬,缓声道:“感谢先生耐心讲解。明某人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我家两个弟弟没有任何错,训导的话也就不劳烦先生说了。至于那几个虽有人生、却没人教的小东西,若还敢对我弟弟口吐胡言动手动脚,莫怪明某人不客气!”

说完,他牵起两个“光荣负伤”的弟弟径直出了教师办公室扬长而去,丢下一屋人瞠目结舌半天没反应过来。

回到家请医生来处理完两个小家伙的伤口后,明楼罚二人面壁思过。面对兄长前后不一的表现,明台委屈得直哭,明诚倒是二话没说照做了。

晚饭时间,明镜忙完生意上的事情赶回了家里。听说两个小的还没吃饭,鼻青脸肿地在明楼书房里挨罚,忙揪着明楼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等弄清了整个事件的始末,明镜又生气又心疼,但也没什么办法可想可做,便将一腔火气撒在了明楼身上:

“你不是口口声声跟我保证不会有事吗?现在怎么说?!你两个弟弟被人欺负成这样,还被学堂里的先生当成坏孩子批评,你倒说说看以后怎么办?!”

“大姐……”

“别叫我!弟不教,兄之过。晚饭不许吃了!给我到小祠堂跪着去!”

“大姐……”这次出声的是明诚:“都是我的错,求你不要罚大哥。”

明镜回过头来,看见明诚那双好看的眼睛青了一边眼角,肿着一张小嘴还在为明楼求情,心里又气又疼,伸手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

“长本事了你!叫你好好读书照顾好弟弟,你却带着他去打架!……”话没说完,又怕真打疼了他,自己倒先红了眼眶。

明楼看姐姐眼圈红了,知道她伤心,想劝解几句,又担心明诚因为挨打想起曾被虐待的经历,忙走过去想将他圈进怀里护着。

——果不其然,两只手才碰到明诚的身体,明楼就感到了一阵阵明显的战栗。但尽管如此,明诚却没有退缩,而是强压着内心深处应激反射出的恐惧,忍着眼泪抖着声音对明镜说:

“大,大姐…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生大哥和明台的气……”

明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可能对明诚造成的心理伤害,急忙拉住明诚的手道:“傻孩子,大姐是心疼你和明台,想要你们好好的……”

话到这里却说不下去了,与明诚两个对着掉起眼泪来。

明楼看着这一大一小,难过又好笑,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是没有能力安抚好自己的姐姐了,急忙对还站在一边呆呆看着的明台使了使眼色。

古灵精怪的小家伙立刻明白了大哥交给自己的“光荣使命”,马上扑过去抱着明镜的胳膊一阵乱摇,撒娇卖萌道:

“大姐大姐我好饿啊!我都可以吃下一头牛啦!你和阿诚哥别哭了,再哭就把我最爱的糖藕都淹掉了~~你们要赔的!”

明镜被明台逗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看时间早过了饭点,急忙喊陈姨赶快布置晚饭,一边宠溺地抱起明台往餐桌走,一边让明楼带明诚去洗洗脸过来吃饭,总算是把这一章翻过去了。

晚上,明诚留在明楼房间里温习功课时,明楼问他:“知道今天我为什么罚你吗?”

“因为是我先动手打了人,又没保护好明台……”明诚低着头不敢看明楼,语气里全是愧疚。

“那你保护好自己了吗?”明楼打断明诚。

这个问题让明诚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闪躲着眼神想看又不敢看明楼,心里没底,只能沉默。

“如果连保护好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就不要选择动手。而且武力也不是取胜的唯一途径。”明楼对明诚说,语气平静,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一个人,必要先让自己真正变得强大,才能不受欺凌,才能去保护自己爱的人。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看着明楼越来越深沉凝重的神情,明诚觉得他好像不仅仅在说自己和明台的事。但那样厚重的神思,是小小的他还无法理解的。

陪着明楼沉默了一会儿,明诚忍不住小声问道:

“大哥,那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呢?”

明楼回过神来,伸手摸摸他的头微笑道:

“学知识,强身体,健心智,都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你现在还小,以后好好努力,一定会越来越强的。”

“那变强以后就可以保护好明台、保护好你和大姐了对吗?”

“为什么还要保护我和大姐?”

“因为我姓明。是明镜的‘明’,明楼的‘明’。”

“嗯,是的,你姓明,所以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是要相互保护。”

说到这里,明楼顿了顿,问明诚:“刚才大姐打了你,你害怕了?”

明诚一呆,低了头没说话。

明楼接着问:“被大姐打的地方,疼吗?”

明诚摇摇头,说:“不疼……”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明诚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明楼,想寻求答案,却又犹疑不定:“…因为…大姐怕我疼?” 

  “嗯,因为大姐爱你。”明楼说。清明的双眼坚定地望着明诚,仿佛要一直望进他的心里去:

“爱一个人,就会希望他好,希望他不要受到伤害。大姐打你,是想让你变得更好;但她又怕伤害你,所以不舍得真的把你打疼。你懂吗?”

“……我懂。”明诚眼底涌上一层细碎的浪花,轻轻回答。

明楼伸手抚上明诚的头,继续道:“就像你本来没和那几个人动手,但看到他们要伤害明台,你就想要保护他,所以才打了那些人,对吗?这也是因为你爱明台。”

“嗯!”

“在这个家里,大姐爱我们、保护我们,我们也要爱她、保护她。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四个人都要相互照顾,相亲相爱。”

“大哥,我爱你们。”明诚把脸深深地埋进明楼的怀里,眼泪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

“阿诚,我们也爱你。”明楼紧紧地搂住怀里的小人儿,笑容荡漾在他的脸上。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