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楼诚】今生:明月楼高休独倚 番外三 梦想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有一句我特别喜欢的台词:“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最难过的是我们总是忘了和过去好好道别。”

(少年明诚的经历是复杂而残酷的,我觉得他自己如果不能和过去做个了断,应该很难阔步向前——纵使有明楼也不行。所以就有了这“承上启下”的一章。

(标题起不好依然是我的错。不过从下一章起,终于可以写到巴黎了……原来说四、五节就要完结的人,打脸打得好响亮……)

 

明诚曾经回过一次从前和桂姨的家——如果那所房子可以称为“家”的话。

那天下午学校里有事,他让司机老陈带明台先回家不用接他,说自己放课后走路回去。

回家的路上他绕道去了趟书店。那天天气不很好,从书店出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看不到夕阳,天空灰蒙蒙的,无端让人生出些惆怅来。

明诚低着头走得很快,在途经一个路口时与一张黄包车差点撞上。拉车的人见明诚穿着考究的校服,模样周正气度端方,以为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吓了一大跳,急忙丢下车子对明诚又是点头又是弯腰地赔礼道歉。

“不要紧,是我自己不小心。”

明诚见他战战兢兢赔尽小心的样子,心里不舒服,伸手扶了扶他礼貌地说。

车夫愕然。见明诚好像并没有要追责的意思,愣了愣神,又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那…我可以走了哦?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

明诚看着黄包车夫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写满了诚惶诚恐,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尽是乞求,突然感到莫名的悲哀和寂寥。这悲哀和寂寥压得他说不出话来,只得点点头挥手示意车夫离开。

车夫仿佛生怕他反悔似的,拉上车子飞奔而去。明诚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在越来越苍茫的暮色里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尘封记忆中那条狭窄巷弄的路口。

街道上车水马龙,巷弄里人声嘈杂,明诚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今夕何夕?惟有擂如急鼓般的心跳在提醒他:这一切不是想象更非梦境,他真实地站在这里,站在大街和小巷的连接处,站在过去和现在的交汇点。

往事启封,恍若隔世。

明诚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挪到巷口,往巷弄深处望去——

因是晚饭时间,巷弄里的人家都在张罗着做饭,老人叫、孩子跑,炊烟弥散菜香四溢,满满都是人间的烟火气。惟有巷底那间灰扑扑的屋子房门紧锁,青砖灰瓦破旧颓败,应该是久已无人居住了。 

一丝苦涩从明诚舌底泛起,渐渐弥漫整个口腔,然后是食道、胃、血管、心脏……直到将他整个人都填满,苦不堪言。

但明楼的声音又一次解救了他。他从明诚的思维底端和心之末梢溯游而来,低沉轻缓地对他说:“只有能直面过去,才可能怀想未来”。

那天,明诚不顾来来往往的人或好奇或厌憎的目光,一个人在巷子口站了很久,很久。

他最后在华灯初上时转身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头。

 

明诚后来想起明台对他说的有关“梦想”的事。

“梦想”一词,对明诚来说,一直是个虚幻、奢侈的存在。

人生的头10年里,他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个词,更不清楚这个词的含义;后来,他学会了这个词的读音,也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却没有办法赋予它一个真实的、与己相关的内容。

“不挨饿”“活下去”都只是生存需要,“梦想”应该是更复杂也更美好的东西。从以往的黑暗和泥泞中走出不久的明诚,还无法清晰界定自己应该去追求的那份美好究竟是什么?

然而,在明楼离开上海去了巴黎之后,明诚却真真切切地拥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像明楼那样的人。

也许因为和过去已经隔了一段距离的缘故,明诚突然清楚地看明白了明楼对他所做的一切。从解救他的那一天起,明楼就在用尽一切办法教会他“自救”:他教他从摔倒中爬起,从失败中再次出发,从自卑中树立信心,从黑暗中趋向光明……

这过程严酷辛苦,明诚却知道自己不用害怕,因为明楼总会在他精疲力尽或惘然四顾时,给他力量和支撑,引领他一路向前。

如果可以,明诚希望自己最后也能成为一个像明楼那样的人。一个不仅可以自救、还有余力救人的人。

而要想实现这样的愿望,少年明诚觉得:惟有一路追随。

——这不是说他要做明楼的影子或跟班,对他言听计从、俯首贴耳,连思想和灵魂都可以抛之不顾。恰恰相反,他追随明楼,就是希望自己能像明楼那样思考、辨识、决断,从这样的过程中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和灵魂。

这听上去很矛盾,但其实就像事物的一体两面,呈现出的是完全不同的样貌。

但明楼远在异国他乡,没有明镜的允许,不可能回到上海、回到他身边;如若想要追随他一路前行,也许只能依靠自己走出去。明诚想起明楼走前曾对他说过“如果你愿意,以后也可以去巴黎念书”,胸膛里加速跳动的心脏像鼓起了一个小小的风帆,风帆推着一个念头劈波破浪,将他一路推到了明镜跟前。

“你说你想去巴黎念书?”

明镜问明诚,惊奇的不得了。

来到明家这些年,明诚几乎从来没有向明镜提过什么要求,没想到这一次一提就提了个“大的”~~

“是……”

胆量都用在了开头的第一句话上。面对明镜诧异的反问,明诚一下子露了怯,声音小到快要听不见。

“好孩子,不要怕,大姐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想去巴黎?”看到明诚瞬间回复到了往昔的谨小慎微里,明镜急忙安抚他:“是你大哥叫你去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去。”明诚回答。说到明楼,他的声音里有了些底气:“我想跟着大哥。我想做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还真是你大哥带大的~~他哪里好啦?你要跟着他还要像他一样~~在你眼里他就这么完美?一点缺点都没有啊?”明镜佯怒着瞪了明诚一眼,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骄傲和自豪。

“大哥是大姐的弟弟么,当然好啦!”明诚挤挤眼睛,冲明镜讨好一笑。

“你个小滑头~~”明镜果然被逗笑了,用手指点了点明诚:“行啦!这事我做主了,这就让你大哥给你联系个学校,下学期就送你去法国念书。你去到那里也帮我看着点你大哥,省得他又惹出些事来让我生气!”

明诚原本想着这事儿估计会有些难度,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成了,一时无言以对,急忙朝明镜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垂直躬,嘴里讷讷道:“谢谢大姐。”

“傻孩子!这是跟姐姐客气什么呢?你们仨儿要是念书都成器,姐姐就最开心了。”明镜拉起明诚的手轻轻拍了拍,心里忽然有些不舍。

“大姐,我会好好念书照顾好大哥的,你就放心吧!”明诚说。心底涌动着一波波海浪,哗哗地唱起了歌来。

“嗯!你一向最懂事,姐姐放心你。”明镜说。

想到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也要被自己亲手送出明家,以后身边就只有一个明台了,明镜忽然有些难过,心下黯然。

“大姐……”明诚敏感,马上就感觉到了明镜情绪的变化,心里有些伤感。他不敢与明镜对视,急忙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了。

在即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明诚突然回过头来对明镜做了个鬼脸:

“大姐,其实我觉得大哥也是有缺点的,他连下个面条都那么难吃~~”

话音甫落,明镜眼底那点伤感的离别泪,瞬间化作了盈盈笑意:

“你们呀~~”

她惆怅又开心地笑,眼睛里都是宠爱和疼惜。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