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许是绝路,但无畏途——写给《一字无题处》

 

最近看文看的少,好像标签下的原剧向楼诚文也不太多了,所以偶尔会去关注的作者博客里重温那些追过的文。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看到 @彩可夫斯基 的《一字无题处》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慕名“来到lof后不久,大概2、3月份的样子。那个时候楼诚标签下的文章更新速度十分惊人,而我因为并不时时关注标签下的动态,所以觉得能遇见并且没有错过这篇文章,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

那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文章看的断断续续,但对着这篇很有些意识流风格的文,莫名就陷了进去。

文章的时间跨度并不长,不过是楼诚年青时的巴黎岁月,但这不长的时光,却好像消融了一个人一生的追索。他和他的对抗与羁绊,相离与纠缠,仿佛烈焰焚烧在爱和恨、生和死的边缘,冰冷又炽烈,坚硬又柔软。而文章的最后一句,更是让人在穿越的时光里突然就心中怦然、讶然、了然:

——原来,早在多年前的那个暗白弄堂里,那个10岁的孩子已经把那个短发劲装的青年当作了他一生的战场,爱恨生死都系在这一个人身上。

有时候,爱情和信仰其实如出一辙:炽热滚烫,坚不可催。而一个信仰坚定的人,也必然不会惧怕爱情。

就像文中阿诚说的:会遇种种险境,许是绝路,但无畏途。

所以,那一个无题处的字,其实已经深深烙刻在他们心上。

我爱这样的楼诚,在那样一个时代里,依然能够有家有国,有情有义。信仰和爱情,绝不轻意牺牲哪一个,而是用尽全力去拥抱。

对我来说,《一字无题处》就像开在楼诚这个大花园里的一朵蓝色鸢尾,不是多么光华绚烂繁花似锦,却依旧温柔了一片夜色。

(入坑不到一年,看了很多好文,有些文热度很高,就觉得并不缺我一个赞,所以很多时候都只是在“白嫖“。回头想想,觉得很亏欠这些文章的作者……但因为文笔渣到连推荐和表白文都写不好,所以一直都没有下笔,今天这个也只是重温后的一点点感言,想要发出来让它可以被更多的人看到)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