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四个与一个


明诚的生命里曾有过四个非常重要的女人。

第一个女人给了他最初的温情,却又让这温情跌得粉碎、面目全非。这跌碎的温情几乎让他失去了幼小的生命,也让他几乎失去了全部爱的能力和对人的信任。这个女人叫“桂姨”。

第二个女人给了他一个家庭——虽然她自己的家庭并不完整。她让他衣食无忧、有书读有学上,看上去跟富家孩子没什么两样。他对这个女人尊敬又怕,却从心里想要对她好。这个女人叫“明镜”。

第三个女人给了他一段“初恋”,他从这段初恋里明白了“喜欢”与“爱”的区别。他想他是喜欢她的,因为跟她在一起时总是那么开心快乐;但他不爱她,因为他无法和她一起怀想未来,更无法把通往过去的那把钥匙交给她。这个女人叫“苏珊”。

第四个女人给了他一个信仰——虽然她最后死在了这个信仰里。他学习她、追随她,一直追到那个冰冷的巴黎雪夜。信仰如血般殷红,又如铁般坚硬,把他曾经微弱如尘芥的生命熏染得又炽烈又沉重。这个女人叫“贵婉”。

但明诚的生命里只有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给了他一个姓氏,给了他一个身份,最后还给了他一个爱情。

姓氏让他有了家的归属感;身份让他有了社会的归属感;爱情则让他的心也有了归属感。

他经常叫这个男人“大哥”、“先生”。但其实他最想叫的是“明楼”。

评论 ( 24 )
热度 ( 217 )
  1. RABBY蒲公英的约定静水深流 转载了此文字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