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另一个“四与一”

(算是《四个与一个》的对应篇吧)

明楼的生命里也曾有过四个非常重要的男人。

第一个是他的弟弟。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弟弟时他已经10岁,却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名字、父母为谁。瘦弱,残病,奄奄一息,只有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清澈见底。他看着那双一尘不染的黑眼睛,把他从肮脏昏暗的角落里抱起来带回家去,发誓要给他属于家的温暖,并自觉承担起了一份属于父兄的责任。

第二个是他的学生。他的学生开蒙太晚,比别人晚上了好几年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他教得好,学生又用功,别的小孩要花四五天时间才能掌握的功课,他的学生通常只要一两天就能完全掌握。那时他自己也还是个学生,有时会自恃聪明不愿意在不喜欢的课业上多努力,但看到趴跪在书桌边那么认真写字的自己的学生时,不由自主就多了一份属于师长的责任。

第三个是他的战友。国势衰微,风雨飘摇,他和他虽然没能在一开始就同行,却在最危急的时刻相遇。他的战友单薄却不怯懦,年轻却不莽撞,是他的臂膀他的刀枪。他与他同修戈矛、同披战袍、同行无间,只因为漫长暗夜后那一线黎明的曙光,是他和他都想要承担的属于一个家国子民的责任。

第四个是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没再让他背负更多的责任,只是有点唠唠叨叨琐琐碎碎。他的爱人会帮他煮面泡咖啡拿药递水然后嘲笑他养尊处优成了个胖子,也会调侃他服装难看文章无聊不务正业形象苟且,甚至还会使唤他拿箱子烫衣服间或赌个气拌个嘴~~对于爱人的种种形状他通常照单全收心生温暖,然后平静地转身投入到另一个战场里去。

明楼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的弟弟、学生、战友、爱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明诚”。

评论 ( 33 )
热度 ( 267 )
  1. 应昊茗的地下女友静水深流 转载了此文字
    所有的都是你(ˊo̴̶̷̤⌄o̴̶̷̤ˋ)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