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图说 《十八相送》17

“日升夜没,对面那栋大楼投在窗上的影子,像一重幕帐被刀戟挑开,把这一方小窗揭在天光里,阿诚别过头,扬手去挡,天光从指间倾泻下来,晃伤了眼。

手小心探进上衣口袋,摸到了一握冰凉。

阿诚想捂暖它,可是,上面的凉沁过来,把手心扎疼了。他把它取出来。

明楼的手表。摔坏以后,阿诚就没再戴过。

白天,他把它带在身上,夜里,攥在枕头底下,以体温,一寸一寸包裹,他听见时光倒转,表蒙那道冰裂合上,秒针又在滴答,像早春的细雨,来暖他的梦。抓着它,就好像又抓住了那只曾戴了它许多年的手。找到他,就找到了回家的路。”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