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图说 《十八相送》17


把明台留在身边,就得给明楼打个电话,说小朋友住在我这儿,不回去了。阿诚一直存着念头,想见明楼一面,梦见了他,这念头就更挡不住,他在心里把话掂量了一下,好像在拿小朋友要挟明楼似的,这个电话,他不敢打。

阿诚说:“那你给苏老师打个电话,说你好好的,让她别着急。”

明台说:“我早和苏老师说了,我说要给阿诚哥哥念一首诗,苏老师同意了。”只不过,明台没说要一个人去,他让苏老师以为,阿诚哥哥来接他了。

这么一提起,明台的小脸就亮了,一下子有了底气,说:“阿诚哥哥,我要给你念一首诗。”

阿诚问:“什么诗?”小东西跋山涉水,就为了来给他念一首诗。

“阿诚哥哥,你闭上眼睛。”明台说。

阿诚依了小朋友,眼睛闭上一会,又睁开一只,瞄着他。

“不许睁开。”明台命令道。

阿诚抬手,把眼睛蒙上了。

明台清了清嗓子,向他怀里偎过来,念出了头一句。

“我知道,这树林是你的。”

像个久远故事的开篇,熟悉,却一时记不起。小朋友的口气,也实在像个诗人,阿诚捂着眼睛,噗地笑了。

“不许笑。”明台嗔着说。

阿诚敛住了唇角。诗句又从头开始。

我知道,这树林是你的
可你住在村庄里,看不见
我停在这儿
看着你的树林,下起了雪
小马问我,为什么不去见你
这湖畔与林边没有住处
又是一年之中
这么深,这么暗的一夜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