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图说 《十八相送》17


明台一心一意念着半懂的字句,当念到湖畔与林边,他依着阿诚哥哥的心口,听着他的心跳,撞了一下耳朵。明台想,阿诚哥哥是怕黑的,就把他偎得更紧。

阿诚蒙着眼睛的手落下来,抚住明台的肩,把他抱得更牢。阿诚记起好多年以前,他也曾这样依偎过一个人,也曾为他念过同一首诗。

那个人和他,在诗里许下过一个约定。这就像是,老天爷要他想起来似的。

小朋友念道:“小马的铃儿轻响。”声音清脆,像一骑远方破晓的消息,从时光的围困里破开,冲出来。

小马的铃儿轻响
问我一路走来,是对是错
我该如何答你
答你以风吹,以雪落
只为,林深且暗
你我有约在先

明台抬起了头,阿诚哥哥很听话,他没有睁开眼睛,他笑得很好看。

“永眠之前,还将跋涉千里。”阿诚说。

那个约定,从一开始,就直抵生命的尽头。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