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素履之往,一苇以航

图说 《十八相送》17


阿诚坐在另一边,背对着他,肩背笔直。他心里明白,他和明楼一向如此,除了明台,能说的话,敢说的话,真的没有几句。

他还是想起了一句,他说:“哥,那天是我不好,我被青瓷这名字冲昏头了,说了好多没轻没重的话,你……”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不拦你,你让我跟,我就跟着你,你不让我跟,我就远一点跟着你,我什么都不怕。

后半句一犹豫,就让明楼打断了。明楼都明白,可是,他不许阿诚说。

“我明白,你不喜欢他,因为他和我,有一段你不知道的过去。”

一语道破了心事,阿诚又是半天说不出话。明楼那么喜欢的人,让他没心没肺给忘了,他好后悔,可是,又不想承认那是后悔。

“阿诚是明家人,青瓷是谁,我不记得了。”像是故意气明楼。

“我记得。”明楼说,“我答应了他,要记着他的。”

“记着也回不来了。”话一出口,声音哽了,想咽也咽不回去。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