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深流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图说 《十八相送》17


明楼合上手里的书。“你都多大了,怎么跟个孩子过不去?”

“在哥心里,他真是个孩子么?”阿诚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不讲理。

“那你惦记着明台,我也没说什么,怎么我惦记着青瓷就不行了?”

掷地有声。卧室一下子万籁俱寂。

明台。

阿诚终于忍不住,一个回眸,笑了出来。

“哥,怎么罚?”


评论 ( 9 )
热度 ( 65 )

© 静水深流 | Powered by LOFTER